010-85800997

浅论口译的跨文化语用失误

2015-08-26 15:44:08   来源:    点击:


     
         Thomas (1983) 说过,在言语交际中,说话操英语本族人的语言习惯,误用了英语的其他人没能根据标准的语法编码模式去遣词造句他表达方式或套用汉语的表达结构等等。社会-顶多被认为是“ 说得不好”( speaking badly) ;但语用失误指交际中因不了解或忽视交际双方的若没有按照语用原则来处理话语,他就会被认社会、文化背景差异而出现的语言表达失误。

  为是“ 表现不好”( behaving badly) , 被认为是它与交际双方的身份、交际的语域、话题的熟悉“ 不真诚的、存心欺骗的或居心不良的人”,很可程度等因素有关。这两类语用失误的区分不是能导致跨文化交际失败。绝对的,“ 由于语境不同,双方各自的话语意图口译是1种直接的、面对面的跨文化交际和对对方的话语的理解都可能不同,因而某1活动。口译能否成功取决于译者对译出语和译不合适的话语从1个角度可能是语言-语用方入语的文化背景知识是否了然于胸。因此了面的失误,但从另1个角度来看,也可能是社会解、避免跨文化语用失误对口译来说有特别重-语用方面的失误”[ ] (何自然,1997) 。 

  要的意义。本文对英汉口译中常出现的语用失 口译中应避免语言-语用失误误从两个方面进行分析研究,以求在交流过程口译过程中的语言-语用失误主要表现在中减少误解,利于沟通。以下几个方面。

  跨文化语用失误

  a. 汉英词语对应,忽视了两者间的差别

  语用失误(pragmatic failure) 不是指在1般最典型的例子是,中国人在交际时喜欢用遣词造句中出现的语言运用错误(performance “当然” 来回答1些问题,在同外国人交往时,这errors) ,而是说话不合时宜的失误,或者说话方1习惯往往也被带到英语表达中。但英文中式不妥、表达不合习惯等导致交际不能取得预“of course”意味着“ 秃子头上的虱子, 明摆的期效果的失误。Thomas ( 1983 : 91 —112) 将跨事。还用问吗?”听者会很不乐意:“ 你什么意文化语用失误区分为语言-语用失误(pragma-思,觉得我愚蠢吗?”此类因汉英词语11对应linguistic failures) 和社会-语用失误两种( socio-pragmatic failures) [ 1 ] 。在英汉口译过程中, 而造成的语用失误屡见不鲜,近年来很多文章已讨论过这方面的内容,本文不再详述。这里语言-语用失误表现为将汉、英词语等同,违反主要谈1谈修饰语的翻译问题。

  汉语里修饰语使用得较多,例如: 顺利进行,胜利完成,热烈拥护,积极支持,努力做到, 认真贯彻,广泛开展,严肃处理等等。但翻译时,汉语中的修饰词不1定统统照译,而应仔细推敲,决定如何处理。英译文中修饰词过多会显得装腔作势,原来想强调的反而削弱了。如: 进1步简化手续,及时地积极地从国外引进技术,并且认真组织科学技术人员和广大职工做好消化和推广工作。

  We should simplify procedures and take prompt action to import urgently needed technology and organize scientists , technicians and workers to assimilate and popularize imported technology. [ 3 ] 如果照字面在simplify 前加上further , 在prompt 后加上and vigorous , 在organize 前加上earnestly 或actively , 在workers 前加上the mass of , 文字会显得重复和累赘,反而不能很好传达原文的意思。 此外,有些汉语语句中带有修饰语显得很自然,完全合乎汉语习惯,但这个修饰语译成英语,效果适得其反。如参观某团体或公司时,中方代表总爱对来访的外国专家说“ 请提宝贵意见”。如果这句话译为Please give us your valuable opinions , 访问者就会感到为难,大概会想: How do I know whether my opinions are valuable or not ? (我怎么知道我的意见是否宝贵呢?) 在这种场合如果提了意见,就不够谦虚,等于说Yes , my opinions are valuable , here they are. (好,下面就是我的宝贵意见..) 因此,为了避嫌,他(她) 干脆什么意见也不提了。其实, 这句含有“宝贵”2字的话可表示为: Your opinions will be appreciated1 (您提的意见我们会尊重并认真考虑的) [4 ] 。
       另外,“ 胜利召开”若译为successfully convened , 会使人感到召开前遇到过不少困难,最后才得以开成,而原文可能根本没有这种含义。

  在处理这种汉语说法时,要考虑英语中是否保留修饰语,如果修饰语不起强调作用,反而歪曲了原意,则应略去。

  b. 忽视汉英差异,套用汉语的表达结构

  受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生性谦虚慎言,倾向含蓄内蕴,藏而不露, 常用婉言曲语平缓语气,强调客气。因此交流中喜爱用1些模糊词, 如“也许/ 或许/ 可能” . 1995-2004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maybe , perhaps , probably) ,“ 大约/ 大概” (about , approximately) , 差不多(almost , near2ly) ,大体上的/ 基本上的(generally , basically) 等。但这类词语用多过滥会起反作用。西方人,特别是美国人,性格开放豪爽,说话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过多的模糊词给人模棱两可,言不由衷的印象[5 ] 。汉语表达的模糊性,给口译的准确性带来了困难,在跨文化交际中很可能会导致交际失败。例如中国人爱说“ 我尽量去..”,译成英文是“I will do my best to . . . ”。这里汉语表达的模糊性具有其语言功能。1是出于标记的策略考虑,它有婉言谢绝之意,以便不伤害对方的面子,同时也是出于推诿责任的需要,万1不能完成任务,也有台阶可下[6 ] 。但西方人却把这种婉转的措辞误认为肯定的回答,因为“I will do my best to”表示“ 我1定会尽量克服困难完成任务之意。”

  因此,英汉口译过程中,译者应加强跨国文化知识的学习和修养,了解因受文化背景和思维方式支配而产生的表达方法和习惯的差异, 不断提高语言的敏感性,恰到好处地处理交谈中遇到的笼统不明的情况,或巧妙避开,或突出主题,使译文简洁明快。

标签:语用 跨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