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5800997

职称论文“三宗罪”,干脆取消行不行?

2015-05-21 14:44:33   来源:    点击:


一个医生,论文数量和临床医治成效到底哪个更重要?一个教师,教学水平和署名研究文章多少究竟哪个更关键?

答案貌似是清晰的,现实却是模糊乃至相反的。

职称论文遭遇诟病日久,人们年年骂,年年却被无奈裹挟。日前,一名四川青年教师在网上发表“自白书”,再次痛斥职称论文种种弊端,更激起了各界的讨论和热议:职称论文到底该不该取消?

走形、变味、造假:这样的职称论文图个啥?

一宗罪——医生越来越不会看病,老师越来越不会教书

湖北省一家三甲医院的王医生说:“现在平均每天做四五台手术,一天站六七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情,根本没有精力再搞科研,更别说要在医学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现在业界有个现象:医术厉害的人不写文章,而写论文的人往往不看病。”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的一位医生说,现在在一线看病的中流砥柱反而评不上职称,评上职称的、当院领导的很多临床经验并不丰富,就是凭着论文在某某著名期刊发表了就“高人一等”。

二宗罪——“论文经济”养肥灰色利益共同体。

“不愿意写论文的医生可以找枪手写,就算你不找人代写,也有从事这行的人找你。一般找人写论文、联系杂志社发论文,现在一篇 SCI 的论文一分涨到三万元左右,如果4分以上则需要16万元。”陈医生说,“这让我们实在负担不起”。

江西一位高校老师说,职称论文养肥了那些所谓的省级或国家级核心期刊,要发一篇论文不仅要找关系,还要上票子,现在不拿个一万两万的,都很难发的出来。

一位学术期刊的负责人私下透露说,当年凭关系拿了个刊号真是走对路了,这行原来这么好赚钱,我们都求神拜佛职称论文千万别取消了。

三宗罪——腐化学术氛围,恶化造假之风。

辽宁大学老师韩雪松:“现在论文很多是代笔的,出一万块钱就可以找人写一个。当年我给别人代写了10篇,讽刺的是,别人评上了,我却没评上。知道为什么吗?其实评职称看的也不是论文了,拼的是走后门的关系谁硬。”

广州一位国企员工说,国企员工的企业行政人员一般评“经济师”、“政工师”,技术人员评助理工程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等,但这些评出的“师”大多名不符实,技术人员评上高工的有的连基本的技术原理都说不清楚。后来才知道,都是花钱买论文评上的。

辽宁铁煤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导说,在目前评审高级职称的过程中,评审委员会不看内容看数量,包括现在发表论文的期刊、报纸市场化、企业化,把收费放在第一位,质量审核放在第二位,不注重质量的审核,并存在抄袭、挂名、跨专业的现象,失去了论文的正确意义。

本末倒置危害多多:“这样的职称论文理应坚决取消”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主张对现有职称论文设置“坚决取消”的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这一“阵营”中的核心观点主要包括:

——回归职业本质的需要!

“最能评价教师实际能力的,是讲的能力、教的水平、授的效果。”

“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医生评职称最基本的条件应该是临床经验,而不应是论文,在一定临床经验的基础上再谈论文,现在的做法是本末倒置。”

“企业的职称评审还是要与实际工作特点相结合,有的可以通过考试的方式来评,笔试加实操环节,如果是高级工程师这样的高级职称的评审,应该考察技术指导实际工作的价值有多大,如果是通过技术改造大大节约了企业成本,或提高了生产工艺让产品更受市场欢迎,价值远胜一篇论文。”

——从源头砍断论文经济腐败利益链。

“取消职称论文,学术期刊至少死掉一半,谁还愿意出‘版面费’?逼他们真正做点传播高质量学术观点和前沿技术的事儿!论文枪手这个灰色职业因为无利可图也会自然消亡。”

——不以论文论英雄,人才更容易脱颖而出。

现实中,一些地方已经开始了探索:湖北大学赵柏树老师任副教授17年,一直承担专业基础课教学,连续10个学期教学质量考核均为优秀,多年获评该校“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终于不需要凭论文晋升教授。

以教学为核心来评老师的职称。韩雪松说,评职称时可加入答辩环节,这个过程体现出老师讲课水平,说话能力和为人师表的品性。通过答辩,可以了解他做了什么事,给学生讲了哪些东西,符不符合学生的需要,符不符合大学教育的标准,答辩评审委员会有专家和学生代表。

关键是要改革评审制度——“不必因噎废食矫枉过正”

采访中,不少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当前职称评审中的种种弊端,但不赞成“取消了之”。他们认为,论文要求本身是积极的,关键现在是评审制度出了问题,应立足于制度完善,而不是取消。

加大处罚力度和透明度。一些专家建议,对有抄袭行为、跨专业的现象,几年内不允许晋高级。“对晋高级的人员充分公示,把评委会的电话公开,便于大家监督。现在公示不足,可能存在暗箱操作的情况。论文答辩的过程,晋升人员的详细信息,加分或减分的标准等要全部公示,不能评委说合格就合格了,要有一套完善的制度保障。”

同济大学副校长葛均波院士:“要一分为二看待,国家科技创新工程需要鼓励研究、需要高水平的论文,需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大多数高水平的教师、医生会对自己的领域进行研究、写出高质量的论文,关键是不能唯SCI,将论文作为唯一的评判标准。”

采访中,多位人士指出:尽管存在种种问题,但论文也是衡量职业素养的一个指标,如果与其它因素加在一起综合考量,还是有利于人才培养的。

如何科学合理地纠正“唯论文化”的倾向?

一些专家提出,比如医生,职称评审应该分三大块,并赋予不同权重的分值,临床实践占50%,教学、传帮带占25%,论文科研占25%。

“我个人认为,医护人员的天职就是救治护理好病人,一级、二级医院不应该有任何科研的任务和论文的指标。三级医院、也就是大型医疗中心承担医教研任务,但是大多数医务人员也不需要去搞科研、写论文的,医务人员搞研究应该从临床出发,将诊疗的体会经验凝结成论文,最终为临床所用、造福患者,基础性研究可以由少数医务人员、专职科研人员去开展。”上海仁济医院肝脏外科主任夏强说。

标签:职称论文 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