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5800997

浅谈翻译题常犯错误与难点全方位分析

2016-03-17 11:09:42   来源:    点击:


   
   很多人用which这个关系代词来形成了一个结构很复杂的主从复合句,但是在组织这个句子时泛起很多错误,造成润饰关系不明的情况。假如我们坚决断句,就可以避免语法错误。

一般印象中,英语专业的同学经由四年的语言学习,段落翻译应该不在话下。然而很多同学在英语学习中忽略了对汉语的学习,因而在对汉语词语和句子的理解过程中泛起了一些好笑的题目。下面,本文将对一些典型错误进行剖析。

(1) 由于汉语功底不扎实而造成错误理解的题目。

这种错误主要泛起在对一些不能够从字面上推测意义的习语上,例如对“寒暄”、 “破天荒”、 “干脆”等词语会产生错误的理解。将“寒暄”译成了“coldly talk for a while”,

其次,学生还会泛起断句的错误。因为汉语语言的习惯,汉语句子在断句题目上并不严格,因此对句子的停顿很多情况下完全取决于读者的语感。学生对此往往熟悉并不充分,不敢坚决断句,认为原文中的一个长句一定要用英语的一个长句来表达,因而泛起跟原文风格不一致的译文,甚至在组织译文语言的时候泛起很多语法错误。例如,2000年专八考试中,第一句话是“世界上第一代博物馆属于天然博物馆,它是通过化石、标本等向人们先容地球和各种生物的演化历史”。很多同学用which这个关系代词来形成了一个结构很复杂的主从复合句,但是在组织这个句子时泛起很多错误,造成润饰关系不明的情况。假如我们坚决断句,就可以避免语法错误。

此外,断句的错误还表现在词组间关系的断定上,好比,“科学知识”和“科学技术”,后者“科学”和“技术”之间是一种并列关系。很多同学把这两个短语分别译成了“science and knowledge”和“scientific technology”。

(2) 对原文的理解还需要结合一定的背景知识。

例如95年专八考试汉译英试题中提“奥斯汀”这位作家,假如我们不认识这位作家,我们就可能连她的姓氏如何拼写也不知道。再好比说,“我的导师是亚裔人”(1998年专八考试),不能简朴地翻译成“My tutor is an Asian”,由于所谓“亚裔”,是指亚洲的血缘,但并没明确国籍,根据上下文,却应该是美国国籍,因此这句话深圳翻译公司应该翻译为“My tutor is an Asian American。”,同样的道理,在统一篇文章中泛起的“除有一名来自德国外,其余5位均是亚裔学生”也应该处理成“...except one of German origin, the rest five were all of Asian origin”。

1999年专八考尝尝题中也泛起了类似的句子“现今180万温哥华居民中,有一半不是本地出生的,每4个居民中就有一个是亚洲人。25万华人对温哥华的经济转型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也应该根据以上的理由翻译为:“Of the present 1.8 million residents Vancouver, half are not native, and one in every four is of Asian origin. The 250,000 Chinese have been playing a decisive role in the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of Vacouver。”

对于政论文章的翻译来说,一定政治意识的缺乏会造成错误的理解和表达。例如,“振兴”、“同一”等,考虑到中国的历史,我们应该将它们分别理解和表达为“revitalization”或“rejuvenation”和“reunification”。再例如“个体户”、“国营企业”、“三资企业”、“计划生养”等概念,要求翻译时必需正确理解原意,然后在译文中作适当的表达,因而需要同学们认识官方的翻译法。从这个意义上说,政论翻译,尤其在译名题目上,涉及到继续传统译名的情况比较多,因此我们应该多读一些海内的外文刊物,如《中国日报》、《北京周报》、《人民日报》(海外英文版)等,增强政治意识,统一翻译口径,这样才能够把汉译英做好。